政治不是娱乐 代表不能恩赐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赵本山落选人大代表,是我国政治制度逐渐走向成熟的体现。因为政治不是娱乐,谁有资格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绝不是只看他的名气和受大众欢迎的程度,否则肥皂剧的明星们可能最适合。一个明星能演好小品、拍好电视,只能证明其艺术上的能力,并不代表其参政议政的能力。这次赵本山没能当选全国人大代表,说明其参政议政的能力,离一个真正合格的人大代表还有距离。这是民意的理性选择,不能怪春晚排练影响了他作准备。需要让众多的选民知道,代表和委员的身份,不是一种政治荣誉,而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因此需要倍加珍惜。然而遗憾的是,每年两会期间,有不少娱乐界、体育界的代表、委员,总要因各种原因缺席会议,白白浪费了宝贵的参政议政机会。试想,如果将这个机会让给另外的代表委员,他们通过提案,能解决多
第14节:中国也需要这样的伟人!--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当毛泽东把书还回去时,爱弥·萧*发现书中被画上了各种各样的符号。毛泽东在描述拿破仑、华盛顿、彼得大帝、格莱斯顿、林肯、叶卡捷琳娜一世、卢梭和孟德斯鸠的段落旁边都画了许多圆圈和圆点。   * 他的正式名字是萧三,我这里使用的是他半西方式的昵称(他自己根据卢梭的《爱弥儿》取的)。他的这个昵称广为同学们所知,可以把他和他的哥哥萧瑜区分开来。   “中国也需要这样的伟人!”毛泽东情绪激昂地对萧说,中国也要富强起来,“才不致蹈安南、朝鲜、印度的覆辙”。他引用了学者顾炎武(1613—1682)的一句话,“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毛泽东翻开《世界英雄豪杰传》,大声地向同学———他们还不习惯老老实实地坐着听他宣讲———朗读其中关于乔治·华盛顿的一句话:“只是在华盛顿的领导下,经过八年艰苦
他与这里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有一个学生甚至想雇泽东做他的佣人。   毛泽东的身材瘦长,走起路来大步流星。很快的他就有了一副知识分子的模样。虽然蓄着辫子,但他的头发还是显得长长的,有些蓬乱。总的说来,他那不修边幅的样子倒显得相当潇洒。在体质和气质上,他已经具有了自己的特征。   这时的毛泽东还是一块璞玉,没有经过雕琢。对毛泽东来说,走进东山不意味着踏进社会,也不是为了获得较好的社会地位,而只是更努力学习那些在韶山学不到的东西。   学校的教室整洁漂亮,与韶山满是灰尘的草房大不相同。在这里中国的上层社会的舒适生活可见一斑。   在东山,人们也正在接触新思想,这种新思想将很快荡涤着韶山那样的旧有传统和社会秩序。这里讲授科学,倡导改革,早点名时,老师都要讲述中国
( 第11节:第一章注释 从略——编者注)第二章 为何求知(1910—1918)   刚刚踏上从家里到湘乡的漫漫长路的几分钟之后,泽东遇到了一个姓王的邻居。王看到这个穿着新衣、新鞋和新袜的小伙子感到很新鲜,在韶山人们平日里可不是这副打扮。   “石三,你穿上新鞋子真精神。”饱经风霜的王说。“我要去上学了。”泽东自豪地答道。他开始像老王诉说他那些神圣的抱负,老王听后大笑起来,直笑得他那粗糙的脸上有了泪花。他嘲笑这个小伙子要去“洋学堂”念书的念头。还问泽东这个愚蠢的行为是否已征得父亲的同意,这刺痛了他。   泽东发火了,冲他喊着:“你简直是个老古董!你过时了!”喊罢便继续跋涉。[1]   泽东用竹扁担挑着行李走进东山高等小学堂的黑漆大门。砖瓦结构的建筑物被护城河和高高的院墙围着,泽东感
中国应该大声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好莱坞导演史蒂夫·斯皮尔伯格日前公开宣布,由于中国在对待苏丹问题上的态度,他将放弃北京奥运会开闭幕式艺术顾问身份。对此,中国的反应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14日下午表态说:“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斯皮尔伯格曾向北京奥委会表达过希望为北京奥运会作出自己贡献的愿望,并接受了北京奥组委艺术顾问的聘书,我们对他近日发表的个人声明表示遗憾。”刘建超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奥运会是世界人民的体育盛会,成功举办北京奥运会也是各国人民的共同愿望。将达尔富尔问题与奥运会挂钩,无助于达尔富尔问题的解决,也有违体育非政治化的奥林匹克精神。  刘建超说,我们注意到最近国际上围绕达尔富尔问题以及中国在达尔富尔问题上的立场有这样或那样的议论和举动。据我们所知,有关反应一方面出于对达尔富尔形势
中科院、工程院应该与时俱进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据南方日报3月1日报道: 解散中国科学院和工程院?两位重庆委员提出大胆建议,广东委员痛陈“95%的科研论文是垃圾”被称之为“火爆提案”的是两位来自重庆的全国政协委员提出大胆建议:解散两大科学院,将人员分流到高校,或者与科技部等部委重新整合。但广东的委员们普遍认为这一建议不可取。但有教育界委员痛陈:应该彻底反思我们的科研体制,现在都在大张旗鼓地搞科研、争项目,但95%的科研论文是垃圾!解散中科院、工程院?这一看似业余搞笑的建议,竟是出自两位“专业人员”之口。一位是重庆大学校长李晓红委员,另一位是重庆市科委副主任潘复生委员,他们的理由相似:科研资源太分散。李晓红委员认为,现在由于互相争夺项目,科研机构各自为政,形成不良竞争。科研能力难以拧成一条绳,甚至相互抵消,难以形成
就那个时代的中国习俗而言,毛顺生对儿子的要求并不都过分。泽东之所以反抗是因为他感到父亲所代表的权威是可恶的,且正在走向没落。如果中国的家庭和村庄都像这个样子,中国如何才能得救?如果韶山的这种父权家长制是中国的正统规范,那么,妇女将有什么样的命运呢?   泽东作为反叛者的“个人性格”迎合了当时反抗浪潮在整个国家兴起的“时代特征”。他自己也把个人的斗争纳入整个社会斗争之中。[27]他说:“我斗争的第一个资本家是我父亲。”   泽东与父亲之间关系的紧张既有社会的一面,也有心理的一面。父亲对他的压制不能完全归结为社会的“压迫”。泽东的弟弟们没有一个像他那样与父亲不睦,据说,他们俩都因为父亲的同意而受到了很好的教育,这个许可泽东没能得到。   出于内心深深的骄傲,泽东夸大
当他得知泽东已为此凑了一些钱时,毛顺生的贪婪面目完全暴露了。这个守财奴大声说道,如果泽东到湘乡读书,必须要弄到一笔钱来支付雇来顶替他的长工的工资。[21]泽东也不想把贪婪的父亲逼得太甚。他又从一位尊重学问、并曾经资助过族人上学的一位亲戚(母亲娘家那边的)那儿借了一些钱。   当重新提起这件事时,泽东对父亲不客气了。他打断了老人自怜的抱怨,简略地问道:“雇一名长工一年要多少钱?”可怜的毛顺生说要十二块钱。泽东把一个纸袋放在他粗糙的手上说:“这里是十二块钱,我明天早上就去东山。”[22]   黎明时分,泽东起来收拾自己的东西。文七妹担忧地看着在忙活的儿子,几乎不说什么话。除了问问儿子要不要再多带点别的什么东西,她只说了一句话:“你要去跟你爸爸道个别么?”泽东回答
韶山也有人造反。哥老会的一些成员———它的势力在整个湖南都很强大———因为地租问题与韶山的一个地主发生了纠纷。恼怒的地主控告他的佃户们并用银元贿赂官府赢了这场官司。哥老会成员们在一位姓彭的铁匠的率领下举行暴动,巡抚手下的官兵追击他们,迫使他们躲进了附近的浏山。这个地主到处散布说他们在揭竿而起之前曾杀了一名婴儿祭旗。哥老会的成员们很快被围捕了,彭铁匠被斩首。   在泽东看来,《水浒传》里的故事正在他的家乡重演。他听别人把彭铁匠称作“土匪”,在激动人心的小说里,农民起义领袖宋江也被称为土匪。同时,和历史上经常出现的情况一样,群山成了庇护所。泽东和这件事还有另一重渊源,他后来回忆说:“在我们的心目中,彭铁匠是第一个农民英雄。”[16]   不久,毛顺生也成了被造反
泽东和母亲联合起来对付父亲。他们背着父亲把稻米送给一位揭不开锅的乡亲。还和家里的长工一起让父亲的吝啬行为不能得逞。最后,他们(在毛顺生亲戚的帮助下)共同说服泽东的父亲,同意让泽东继续学习。   泽东家里的人分成了两派:一派是他父亲(“统治力量”),另一派是他和母亲、二弟泽民以及长工联合在一起(“反对派”)。[11]   但是,“反对派”在策略方面发生了分歧。泽东的倔强和狡猾让温和的母亲感到策略上有些不妥。他有和父亲发生直接的正面冲突的习惯,母亲对此是不赞成的。她反对说:“这不是中国人的做法。”[12]由于受到所读的书的影响;同时,外边发生的事也冲击了素来平静的韶山,泽东对佛教的信仰日趋淡化,这使他母亲感到不安。   毛泽东的母亲文七妹。1919年10月文氏病逝,终年52岁

501212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